这些数控知识,在外界是冷门,在车间却是常识

2020-09-18 14:11:57 69

数控加工行话

在外界是冷门,在车间却是常识


维嘉科技

高新企业

行业翘楚


WWW.VEGACNC.CN

有一些知识,在外界是冷门,在车间

却是常识。这些常识连书本上也难以

找到。身为行业人,怎么能不懂这些

东西呢?


一毫米




"一毫米"在机械行业是个相当大的尺度,甚至在整个制造业都是。如果哪天在电视上看到类似于“精确到毫米级”之类的广告词,记得把这家公司拉黑。




自动化




"自动化"不等于"机器人化",会使用机器人的通常只是自动化流水线的一小部分。为什么?因为没有必要。







“光”是指的是“精”、“最后一次”。例如“光刀”是指“精车的刀”,“光一刀”是指“精车最后一刀”。“光一下”的范围可太广了,“精磨”“精铣”“精车”等等,泛指最后一次,要求精度较高。“光活”,精加工工件表面,使之光洁度提高。




粗加工




南北方对于粗加工的叫法不一样,南方叫“开粗”;东北叫“拉荒”。




套扣




扳牙套螺纹。




淬(cui)火




行业内日常口语一般用“蘸火”,因为是为了和“退火”区分。在钢厂车间里声音嘈杂,其实很难分清淬火和退火。至于为什么叫这个读音,其实跟淬火的实际操作有关,实际上是拿热工件蘸一下介质,所以才被叫做“蘸火”,不过也有人说是因为避讳“脆”而改的。




闷火




回火。




梢(sào)




锥度,斜度,指工件一头大一头小,一般人让间都读成了[ shāo ] 。







形位精度不合格,如板子不平,圆盘不圆,回转摆动,同轴度不好。




紫色(发音shai)




钳工用来涂抹工件表面,以方便划线的颜料。




勒刀




因为挤压变形,刀具塑变不能切削了,一般多指铣刀。




打刀




刀具崩裂,碎断。




崴(瓦)刀




刀具扎入工件,使工件缺损。







用硬质合金刀具高转速精加工,因为这时的切削是挤压加工,所以称为勒,一般说的时候它只是一个动词,前后要有适当的语言环境搭配想学数控编程找点冠教育的老师帮助你,比如:这个活用合金刀勒一下就光了。




0.01毫米




东北:道;南方:丝。







毫米,比如10毫米就称10个,例如:这个活还有10个量。




铣子




铰刀,不过这么说的似乎比较少。




风铣子




风砂轮上安装的类似铣刀的旋转刀具,钳工用。




钳子




语意宽泛,看跟谁说,和对方理解,借东西的时候经常出错。比如老虎钳,只要有钳字的都算,钳工不算。




风包




空气压力容具,样子有点象煤气罐。




开壳(qiào)




车刀磨断屑槽。




赶活




重点在一个‘赶‘字.手眼闭环伺服,2轴连动,双手步进,“人控”机床双手摇动手轮,控制各溜板的速度,加工出比较复杂的形状.一般车床靠空间感觉和对样板,铣床靠钳工划的线,高手可以把误差控制在20道以内,强悍的金型铣工甚至可以2轴半加工。




焙(pei)烧




焙(bei)烧通通要读成焙(pei)烧。“焙烧”指的是把铁矿石加热到比其熔化温度低200~300℃的一种加热过程,通过这样的加热,铁矿石在固体状态下发生化学变化,改善它的冶金性能。




浸(qin)出




浸(jin)出要念成浸(qin)出。比如:以钢铁厂高炉渣为原料,采用酸浸法和助浸法研究铁、铝浸(qin)出率。其实,浸出是湿法冶炼里面常用的工艺,无论是铁还是铜、锌、金都有用到的提取工艺,一般从业老人都不读(jin)。




铸坯(pei)




铸坯(pi)常读成铸坯(pei)。铸胚(pei)是炼钢炉炼成的钢水经过连铸机铸造后得到的产品,不是成品,还需经过轧制才能成为钢材。当然大陆读铸坯(pi)和铸胚(pei)的都有,台湾则读铸胚(pei)。




轧(zha)钢




轧(zha)钢不要读成压(ya)钢。没接触过钢铁行业的可能常见的“轧”字多出现在“轧(ya)马路”“轧(ya)制”“倾轧(ya)”这些词中,但一旦到了冶金行业,这个字就得念(zha)了,比如常见的轧辊、轧钢、轧钢机等。




镀铬(ge)




镀铬(ge),一般学机械的都知道是读du'ge,因为读du'luo用拼音打不出来字。但是日常使用仍然是du'luo,因为是要把铬和镉区分开来。




现场调试




很少有机器做出来以后能一丝不差地按照设计的样子工作,这种时候就需要现场调试。




目测




这行干久了真的能不拿尺量就一眼看出来手里的螺栓规格长度,还有用多大扳手。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