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韩国电子行业发展类似中国

2019-07-29 10:35:10 54

日本政府7月1日宣布,加强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将对半导体材料进行严格审查。日本将分两个阶段加强韩国的出口管制。首先是7月4日以后,要求对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和蚀刻气体(氟化氢)三个产品进行单独许可和审查。并计划8月份从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国家“白名单”中剔除韩国。


1.jpg


据了解,在前不久结束的G20峰会上,日韩政府高层围绕“二战”劳工赔偿等事宜进行了谈判,但双方没有谈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未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会晤。


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 此次制裁中涉及的半导体材料都是制作电视、智能手机部件的材料。日本供应商在上述这些材料的市场中都占有绝对支配性的份额。


2.jpg


日本的出口审查所需时间标准是约3个月,这有可能影响到韩国企业的生产。材料的库存一般是1-2个月。SK海力士的有关人士在接受表示,库存量“不足3个月”。在被问及“如果不能追加采购,3个月后工厂是否会停止生”时,回答称“是”。


3.jpg


作为此次管制对象的3种产品,日本企业在全球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例如氟化氢达到8~9成,韩国即使想把采购对象改换成其他国家,也很可能找不到替代品。三星电子回避了具体说明,仅表示“正在详细调查情况”。


韩国企业在半导体领域拥有很高的市场份额。在半导体销售额方面,韩国的三星电子高居榜首,SK海力士则位居第三。韩国企业尤其是在保存数据的存储半导体方面有很强的优势,在DRAM领域拥有全球7成的市场份额,NAND型闪存则拥有5成的份额。这些产品搭载到智能手机、电视机、个人电脑等各种电子设备上。

1
韩国多方位应对,包括从中国进口及启动国产替代计划

针对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中的核心材料光刻胶及用于半导体清洗等的高纯度氟化氢三种受日本制裁的产品,韩国开始在中国找进口源。

日本的这项措施将给韩国半导体产业带来重大打击,其中高纯度氟化氢等韩国对日本市场依赖度很高,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半导体公司到5月为止从日本进口的半导体材料等的比例为43.9%(高纯度氟化氢)到93.7%(氟聚酰亚胺)。

电子化工新材料产业联盟7月16日消息,滨化集团电子级氢氟酸已成功拿到部分韩国半导体厂商的批量订单。


4.jpg


据报道,韩国在投资国内技术研发的同时也在寻找多元化市场。此次滨化集团经过多批次的样品检测和小批量试验后,最终与韩国企业建立正式合作伙伴关系。据悉,目前陆续有韩国企业向滨化集团下了批量订单。

俄罗斯方面也通过外交途径提出向韩国供应高纯度氟化氢。而针对日本方面对韩国的限制进口措施,韩国经济副总理强烈谴责日本限制对韩出口,认为这将损害日本的国际信任度,并表示:将就撤回限制措施,要求日本方面与韩国方面进行协商,也将在近日宣布解决方案,减少在半导体材料上对日本的依存、推进国产化。

韩国三星电子已经启动日本以外地区产品的品质性能试验。据称三星在半导体工厂试验新材料的生产线上,开始投入日本以外地区厂商的氟化氢进行试验。这些产品被认为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厂商。


2
日本企业难免伤及自身

日本加强对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已引起将导致国际供应链混乱的担忧。如果韩国企业的半导体生产出现问题,将对使用半导体的日美等家电产品企业构成影响。日本企业在半导体材料领域掌握较高份额,但如果韩国企业分散采购的趋势扩大,从中长期来看,有可能导致“去日本化”。

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有可能启动半导体的小幅减产。自日本于4日加强用于半导体等制造的3类产品的出口管制以来,已过去2周。三星等向中国大陆和台湾派出负责采购的高管,积极确保原材料的供应。

在3类产品中,被认为管制强化的影响突出的是用于半导体清洗等的氟化氢。以属于大型企业之一的森田化学工业(大阪市)为例,4日以后未获得出口许可,对韩国供给已经停止。该公司公关负责人表示“并未考虑海外生产等举措”。

三星等韩国企业在用于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等广泛产品的半导体存储器市场掌握5~7成全球份额。如果供给减少,智能手机等的生产有可能发生混乱。

另外,日本的半导体材料厂商也将面临客户企业远离的风险。实际上,中国企业正在迅速扩大氟化氢的投资。野村证券的调查分析师冈崎茂树指出,将于2020~2021年完工的设备的产能仅中国就匹敌截至2018年底的世界供给能力的90%。韩国企业从日本以外采购将变得容易。


3
WTO理事会将讨论日本出口管制事宜

世界贸易组织(WTO)决定在7月23~24日于瑞士日内瓦总部召开的总理事会会议上,讨论日本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事宜。韩国要求将其列入议题,获得WTO的批准。日韩两国的主张相去甚远,会议能否成为解决问题的突破口还是未知数。

总理事会会议将由加入WTO的全部164个国家和地区的大使级代表参加。除了两年一次的部长级会议之外,这是实质性的最高机构会议。预计韩国方面将由常驻日内瓦代表部大使白芝娥发表演讲。预计白芝娥会就加强管制的依据向日本提出质疑,并要求撤回相关措施。另一方面,日本预计会主张管制措施是出于安全保障而对出口管理制度的恰当运用,像以往一样强调正当性。

7月9日,日韩在WTO总理事会下辖的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表明了各自的意见。随后,在7月12日于东京都内召开的日韩事务级会议上,双方的意见存在较大分歧,很难想象事态会在此次的总理事会会议上取得进展。多数观点认为,总理事会会议“将会成为双方争取(国际舆论)支持的交战场”(贸易人士)。

在总理事会会议上,美国及欧盟等第三方国家和地区也有发言机会。韩国有着通过WTO的讨论使国际社会参与这一事件、加快解决问题的想法。

韩国正在考虑以违反WTO规定为由起诉日本。如果真的起诉,WTO将首先让日韩进行双边磋商。如果这样无法解决问题,将进入相当于一审的争端处理小委员会审理程序。在WTO中,中美贸易战等争端案件不断増加,而法官的人数面临短缺。因此,日韩问题的最终判决结果很有可能要等到1年多以后才会出来。


4
韩国摆脱半导体材料对日本的依赖的道路依然长远

针对日本政府加强对韩国的出口管制,三星电子等韩国半导体企业正加紧从日本以外寻找材料的替代供货商。日本企业在尖端材料领域被认为拥有8成以上全球份额,要确保高品质的替代产品估计还需要很长时间。不过韩国已经意识到长期依赖日本的风险。从长期来看日本产品存在份额降低的可能。

韩国政府7月17日宣布,针对日本加强出口管制将在近期公布综合对策。三星已针对管制对象“氟化氢”着手进行日本产品以外材料的品质性能试验。检验能否能制造出和使用日本材料同样品质的半导体。SK海力士似乎也已开始进行同样的试验。

三星向韩国、中国大陆、台湾的多家厂商采购,预计在2~3个月后判明试验结果。不过韩国大型半导体企业的高管表示,“即便结果良好,也不会马上就定为采购对象”。

其背景在于全球大型半导体企业当今对日本企业材料的依赖。根据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协会(SEMI)统计,全球半导体材料约5.8万亿日元市场规模中,日本企业的份额达到50%。用于制造高性能半导体、利润率高的尖端材料方面估计超过80%。


5.jpg


在硅晶圆方面,信越化学工业和SUMCO两家日本公司拥有全球市场6成份额。此次的管制对象还包括光刻胶,用于涂布在半导体基板上后通过照射特殊光线把电路图案转印到基板上。JSR和东京应化工业等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握有9成市场份额。

此次加强管制的EUV光刻胶需要准确转印线宽不到10纳米(比头发丝的万分之一还细)的图案,因此在对特殊光线的敏感度等方面具有极高的要求。

日本企业在高纯度氟化氢领域握有8~9成的市场份额,同样积累了很多技术。氟化氢用于生产树脂时,只需将杂质控制在千分之一以下即可,但制造高性能半导体则要求达到万亿分之一以下的水平。日本芝浦工业大学教授田屿稔树指出,“砷等杂质仅靠温度分离很难清除,需要采用特殊方法”。

氟化氢的毒性和腐蚀性很强,要求相关设备具有很高的安全性。田屿教授表示,“需要有采用特殊合金的设备等。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开展半导体生产,各公司拥有独自的经验技术”。

大金工业生产的名为“6FDA”的氟化学品,这是氟聚酰亚胺的原料,供应给日本国内化学厂商。氟具有容易与其他物质结合的性质,大金工业在去除杂质制造高纯度化学品方面具有很高的技术水平。尽管氟聚酰亚胺成为管制对象,但大金的产品并未受到限制。

花旗集团证券的池田笃表示,“光刻胶等是针对半导体厂商的完全定制产品,需要针对生产线进行成分结构的磨合与制作等,日本厂商的优势得到充分发挥”。据悉日本厂商的许多材料难以替代,利润率高。

中国大陆和台湾也生产氟化氢。据悉台湾的侨力化工“从去年起就正式向部分韩国企业供货”。

一方面,中国大陆企业还保持着慎重姿态。从2009年起面向半导体行业生产氟化氢的中巨芯科技公司的市场负责人认为,“要赶上日本品质还需要相当长时间。(中国企业在目前水平下)还无法完全替代”。滨化集团表示,“正与多家韩国企业谈判,但尚未签订正式合同”。

三星和SK海力士被认为仍把重点放在继续与日本企业交易上,韩国国内有观点认为“日本存在肆意启动出口管制的可能性”。韩国企业直面原材料采购依赖日本一国的风险,正在准备难以采购时的应对举措。

曾经中国加强稀土出口管制时,日本企业采取了在第三国开发稀土等举措。日韩间的问题如果长期拖延下去,日本将面临着自身的供应商地位被替代的危险。


【转载来源:中国半导体论坛】

如有版权纠纷,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